新坑ut 一个papy厨 为小天使每天打call
!旧坑 鬼泣 dn vd

达拉崩巴

可以 这很正义 (´°ᗜ°)ハハッ..

肆曰:

很久很久以前


KY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


带走了太太又消失不见


圈子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


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网


翻过最高的贴


闯进最深的论坛


把太太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上怼傻逼下踩野鸡双担真爱粉


再说一次


上怼傻逼下踩野鸡双担真爱粉


是不是


上怼傻逼...

 

【UT帕衫美食组】旅行骨 主题创作活动展

二周年快乐!(ˊᵒ̴̶̷̤ꇴᵒ̴̶̷̤ˋ)꒰

UT帕衫美食组:

平原,峭壁,沙漠,大海……


这广袤的世界,从你们的眼中看见的,将会是什么色彩?


如两年前从那地底第一次踏上地表,所看见的那一抹落日余晖,如光闪耀,却又如海深沉。


想让江南清晨的薄雾轻吻你略显青白的面骨,想教湖湘洞庭的碧波涤荡你稍带疲累的魂灵。诚邀你一览三山五岳之上的天地玄黄,共睹那不夜城观景台上曾谙的灯火阑珊……


愿你们被世界温柔以待,透过你们眼眶中的白眸,去发现世间最美的星辰。


*谨贺Undertale发售二周年...



 

【Underlose】起名废请看正文orz

  Underlose同人

  *接ink篇,但与ink达成协议,帮助lf在不破坏Dusttale原稿的情况下,达到战胜murder的目的,令murder不能继续屠杀。具体则是ink嘱咐所有被murder屠过版的au里pe主时间线的Frisk在未落下花丛时就进行一次重置。

      *暗戳戳半夜发


  

  熟悉的骨从,熟悉的炮台,Frisk在密集的弹幕下腾挪着,无视着身体里就算没有被弹幕击中也在不断涌出的血液将地面金色花朵染出多少淡玫色花瓣,握紧尖刀艰难地向那个攻势发起者一步一步靠近。而对面始终微笑的骷髅怪物却对这场战...

 

【骨兄弟】The two pine trees(上)

*没忍住脑洞给小8太太的帕水仙续了一续,给太太疯狂打call!!!

*妈呀渣死,写不出财迷万分之一好

*萌新占tag超~级方,请温柔地踩


        ……这里吗?


  那副骨架子咬着半截烟,用半睁的左眼望了那两棵松树的间隙一会,神色没什么波澜,也没什么多余的犹疑,便踏开懒懒的步子走近穿了过去。


  果然,眼前便像是换了一个世界。


  不,雪镇还是雪镇,只是少了那层薄薄的却总是散不去的紫瘴,空气竟然清新透明得可以一眼望到视线的尽头,这点对于视力一向不怎样的他还真是蓦然有些不习惯...

 

M3

 “刚是不是你接了个电话?”

  正准备出门去的但丁回头时,看见二楼一扇门突然被打开,先前只是隐约可闻的重低音音乐节奏被放大,质感很好的感觉。尼禄抓着楼梯口扶手,眼睛亮亮的望着他。蓝牙耳机摘下来挂在脖子上,稍微宽松的黑色背心正合身,勾勒出很好看的筋肉线条。  

       好笑的翻翻眼睛,但丁索性转过身,插着腰眯眼反问:“那样你都听得到啊?”

    得到肯定回答的尼禄眼睛更亮了。“一分钟。”他说,然后飞快地回去了自己房间。

  “嘿!哪怕一次,拜托你也考虑考虑你的粉丝们突然被鸽的心情...

 

很雷的cos脑洞 vd的建议不看
但丁外出 收拾屋子尼禄找到一套v哥的衣服 恰巧lady看到 向尼禄科普 于是尼禄知道了V哥3代的事 推测出自己和两兄弟的关系
夜晚但丁回家发现一身cos服的尼禄 本来心情很好一下呆住
尼禄问他 怎么样你看我是不是很像他
但丁不说话 面色愈发不善
尼禄笑 “还是说要这样呢”左手梳背头 右手召唤刀
但丁一把抓住他领子撞到墙上 忍着不说话
尼禄对这个反应愈发满意“终于能好好地光明正大地通过我来与你朝思暮想心爱的可爱的哥哥相见不是正和你意吗w亲爱的但丁叔叔”
但丁看着尼禄 ...

 

M1

m1
假面舞会派头奢华,一开始他们低调地坐在偏角落的一张圆桌上,捏着酒杯闲适地打量各色人群。
然后尼禄忽然没头没尾地轻声开口:“说实话,这单更适合我来做。”
并不看着但丁,而是依然似笑非笑地望着舞池另一边。银靛色的鹰首面具遮半张脸,眼底是好看的浅蓝。
但丁嗯哼一声表示默认,尼禄就站起来走过去。崔西在后跟着。
尼禄向妹子邀舞。牵妹子来舞池。
BGM shape of you。舞蹈轻快而性感,跳的很熟练,相当养眼。
一曲毕。尼禄一把甩开妹子,相当渣男的范。一转身搭上最近一个侍者肩膀say hello,右手毫不犹豫抓进胸腔,抓出只浮士德。直接捏碎。
妹子转着圈被崔西接住)
之后尼禄转身对着另四个侍者,歪嘴笑。
四只墨菲...

 
2017/4/8    

#阴阳师# #网易阴阳师# 出坑纪念

  “神乐大人!博雅大人!求求你们快点去看看晴明大人吧!晴明大人他……他……他好像疯了!”


  开门一瞬间,博雅神乐看见山兔小妹狼狈失措的样子都是一惊,灰头土脸,没有骑魔蛙,一双小赤脚硌得到处是血口子。两人对视一眼立刻赶往彼寮。

  

    推开虚掩的门到了那院内,只见破裂缺角符咒团成的纸团、零星散碎的勾玉,还有一些被撕裂的纸人碎片,遍地狼藉,散的满院都是。姑获鸟的伞被斜斜插进地里,白狼的箭矢筒倾倒着挂在树枝上,天邪家族和古笼火一类低级小妖在墙角抱成一团发着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又赶紧往深处跑,在和室中终于见到了那晴明,和他那...

 
2017/3/18    

© 冰缕 | Powered by LOFTER